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活动动态» 我院执行院长张永和教授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次届会边会“扶贫脱困与人权保障”研讨会并做报告

我院执行院长张永和教授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次届会边会“扶贫脱困与人权保障”研讨会并做报告

    2020年9月21日,我院执行院长张永和教授参加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5次届会边会“扶贫脱困与人权保障”研讨会。会上,张永和教授做了题为“新疆外出务工人员生活工作情况调研报告”。全文如下:

 
    2020年3月1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中心”发布了题为“出售维吾尔人——疆外维吾尔人的‘再教育、’强迫劳动和监视”的报告。看完之后的直感是:这是一堆既无中生有,又道听途说,再加上故意抹黑的文字。其手法就是故弄玄虚,装腔作势。报告显示,主要撰稿人是名叫许秀中的女孩。让我们非常惊讶,许秀中怎么能隔空编造出这样一篇报告?


    许秀中的报告主要集中在是否自愿外出务工、是否被出售、是否被强迫劳动以及是否在务工期间受到监视几个方面。为了印证许秀中报告中所提及的问题,从2020年4月至9月,我们在国内多个省份走访了多家有新疆籍务工人员的企业,其中也有该报告中所提及的企业。我们通过问卷、访谈的形式,希望了解真实的新疆籍外出务工人外出务工人员工作、生活情景。调研结果显示,不存在许秀中报告中所提到的那些情况。


    (一)疆籍外出务工人员外出务工实属自主自愿


     通过在企业发放问卷统计发现,疆籍务工人员原从事农牧业的居多,因农业收入大大低于在外地工厂工作的收入,为了改变现有的生活状况,他们走出了新疆;也有些是在农闲时候外出工作,农忙时候回家帮忙;有些外出务工的也不完全是家庭贫困,而是希望出来看看。我们与一个女孩聊天时她告诉我们,其实她原来在一个单位做翻译工作,但她就是想到其他省份去看看,所以加入了外出务工的行列。


     (二)所谓“出售维吾尔人”的说法荒谬


      在中国各地,特别是包括四川、重庆、云南、贵州、新疆、青海、甘肃等地贫困地区,有大量的外出务工人员,在一段时期,由于用工信息的不对称,各省都有“劳务中介”机构。在其他省份,通过中介寻找工作在一段时间比较盛行。在我们调研的企业,可以肯定的说,疆籍外出务工人员多数是通过疆外企业与新疆一些市县人社部门联系,然后通过人社部门宣传,最后自愿报名的形式外出务工。通过调研,我们还发现,有一部分是早些时候在外务工的维族人挣钱以后,回去介绍亲戚和朋友出来的。外出务工的维吾尔人有好些还是夫妻或亲戚,一个带一个外出务工。很多人在外面已经工作许多年,调研中我们与一对夫妇聊天时知道,他们已经在外面工作了14年,大的小孩小学随他们在企业附近上学,高考前才回去参加高考,而且很顺利考上大学,现在他们的第二个小孩仍然在他们企业附近的学校上学。


    (三)疆籍外出务工人员来去自由


      调研中我们了解到,疆籍外出务工人员存在这样一些情况,有些外出务工人员由于不适应当地的天气,或家中发生什么事情,有些妇女因为想孩子了,他们可以终止合同,返回新疆,有些企业还会提供返乡路费。有一些外出务工人员挣了钱,在合同期满了以后,回家建房,待房子建好了,又重新外出务工。我们发现,有些务工人员已经跳槽几个企业了。同时,新疆籍外出务工人员与其他省份务工人员在同一个车间或同一条生产线上班,在收入上完全同工同酬。在一家企业,我们了解到一个维吾尔族女孩,才21岁,由于精明能干,已经当上班长,管理60多个人,她所管理的人除了来自新疆的,更多的还是其他省份的,有些人甚至比她妈妈的年龄都还要大。她说自己很开心,也有成就感,希望在这家企业多干几年。


     (四)新疆籍外出务工人员业余时间不存在“监视”情况


       在企业中,住宿情况根据企业不同有所不一样,与其他省份的外出务工人员一样,住宿都是免费的。所以他们有些集中居住在一幢楼里,有些是散居在不同的楼栋或不同的楼层。如果是夫妻,可以有单独的“夫妻房”。有些新疆籍外出务工人员还愿意在外面租房。这种情况,企业会给他们适当的补贴。有些新疆籍外出务工人员告诉我们,他们工余时间会去逛商店,公园,还去外面的烤肉店吃一顿,有些还到工厂附近的居民家做客,还会在那里吃饭,喝茶。

 
      新疆维吾尔族外出务工由来已久,由于近年中国脱贫攻坚工作的展开,新疆维吾尔族外出务工增加,这一情况与其他省份并无二样。从我们了解到情况看,他们务工是签订了正式的用工合同,合同本身符合我国宪法,也符合我国劳动法的规定,符合《联合国宪章》中“免于贫困的权利”条款。2015年9月25日,联合国通过了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s,接棒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SDGs第1项载明:在2030年以前,要消除世界各地一切形式的贫困(No poverty)。从今天世界各国情况看,我们可以说,中国实施的脱贫攻坚任务,新疆籍外出务工的不断开展,都是在为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加分。